白希

永无止境,顺其自然。

懒癌晚期;脑洞即黑洞的鸽子/母猪精,杂食;文笔极渣;希望有太太教我怎么做人。

占tag致歉

我要开学了,初三。谢谢各种关注我的小可爱喜欢这么垃圾的我但是可能再更就是一年后了,所以你们可以取关,这样不耽误你们的时间。

我还会回来的,爱大家。同时也希望自己这一年可以有巨大改变,希望我能破茧成蝶。

I Love You Three Thousand。

mua~😘

还有那个热度的文我会更的……争取

歌单

达拉崩吧

女儿情

speechless(Full)

易燃易爆炸

极乐净土

威风堂堂

宵宵古今

原来你也在这里

人面桃花

预言

see you again

匆匆那年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我希望在你的shopping里

抖森/艾玛读诗集

约翰尼德普所有的歌

边走边唱

大鱼

memory

dream it possible

大悲咒

心如止水

this is holloween

如果有来生

tough love

牵丝戏

上邪

fire

look down

lock me up

处处吻

young and beautiful

booty music

musical fiction


呵呵呵我是闲的没事了我知道这个不会超过3热度的不然我就去……算了吧
总之欢迎大家
不知道我喜欢了多少cp但是先酱吧
嗯……可能(bu)有进阶版
5热度:周岁14岁
10热度:没有特别常用的,但是有歌单,我发一下,最喜欢的应该是《I Am Not Gay》b站网友你懂的
歌单链接:http://ningmengbumeng699.lofter.com/post/3094000f_1c6889f98

20热度:我tm哪有什么经验?作文喽?看看我写的垃圾狗屁?等我有经验了写好了回来说……才怪哈哈哈不不不还是会的(我为什么要立flag.jpg)
30热度:我这一辈子有多大黑历史就有多少年都能出自传了你们想看什么黑历史我写什么绝对属实👍
小可爱的点梗(评论):我有一个外号:杜蕾斯,主要是因为同学打我然后我还手,初中生嘛你们懂得,她造谣不少,后来就有怎么个不雅的外号了。嗯,算狗血劲爆的黑历史了吧。
要开学了作业写完了文没更完就被禁手机的痛和悲伤你们懂吗?
绝望.jpg

[GGAD] 海鸥与蝙蝠 (ABO)「3」

   发破烂刀预警

  "阿不思,你还记得你十一岁那年吗?"阿不思听见盖勒特轻声问。

   就在听到这句话的那一瞬间,回忆汹涌而来,卷席了阿不思的所有理智。

  他记得,他当然记得。

  他怎么可能忘得掉那一年?

  那一年,阿不思的父亲特许他和弟弟妹妹出去玩——去别的国家。

  他欣喜若狂的找来阿不福思,商量去哪里。最后,他们决定顺从安娜的建议去夜莺国,去看看那个人人歌喉如夜莺一般动听的国家。少年总是冲动的,他们很快收拾好了行李前往夜莺国。

  很可惜,即使是童话之界,人性依然是那么丑恶。夜莺国其实是个非常弱小的国家,经常会被隔壁的亚茹国欺凌。例如抓走夜莺国的人做苦力,或者抢劫夜莺国的财物啦什么的。

  

  而且非常不巧的是,当他们飞越大洋终于到达夜莺国的时候,正逢亚茹国的亚风亲王出使夜莺国到处肆虐,安娜也因长途飞行发起了高烧。当他们终于降落,噩梦也随之来临。

  "喂,阿不思,夜莺国怎么这么破啊?真是的,早知道就不来了!"行走在狭窄小巷的阿不福思不耐烦的抱怨着,似乎忘记了是他第一个同意去夜莺国的人。

  "好了阿不福思,我们也可以体验一下民间疾苦嘛。旅行本来就是颠簸的,说不定将来这些都将变成特别的回忆呢?"阿不思安抚着他暴脾气的弟弟,脚步轻快的走在前面。

  "对啊,我们还可以听歌!哥哥别生气了啦?"

  "好吧,既然安娜你都这么说的话。"阿不福思的话音还没落,便被阿不思拉住扯向一边。

  一只麻药针堪堪擦过两人的脸庞。

  还未等阿不福思反应过来,阿不思就奔向了安娜。只是麻药已经刺入安娜的脖颈,安娜尚未学会收束的翅膀一下子大展开来。

  小巷入口突然又冲进许多人,阿不思和阿不福思在躲避密密麻麻的麻药针时一不小心松开了安娜的手。阿不思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安娜被他们掳走,他甚至无法去追赶。

  就在阿不思他们也几乎抵抗不住时,盖勒特从天上飞了下来。

  只是大了阿不思两岁的盖勒特在年幼的阿不思眼中如同梅林再世,以无可抵挡之势杀光了这群毫无良心可言的禽兽。于是盖勒特就这么忽悠着阿不思当场结了血盟,承诺他能用血盟召唤他保护自己。

  于是他们只得匆忙回家告诉父母此事 ,多少年后,阿不思无比希望当初他没有做出这个决定。

  当阿不思和父王赶到现场时,父王被亚茹国的人当场抓包。由于擅闯别国皇宫,父王要被软禁自家宫殿里长达十年。

  而安娜,他们或许知道无法对她做什么。当他们回去时,她已经在宫中了。

  当阿不思看见昏迷在床上的安娜时,他内心叫嚣着,禽兽!没有人性的禽兽!

  他们居然把安娜的翅膀活生生的缝进了她的身体,羽毛穿插于肋骨之间,失去了身为一个天使最基本的尊严。更何况,如此一来。安娜的脊椎相当于废了,她不能有任何过激的情绪,否则翅膀的一次微小抖动就会要了她的命。甚至当她长大,翅膀也会撑破身体,带她上天堂 。

  梅林知道,这些年他们是怎么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安娜,如履薄冰的走过来的。

——未完待续½

 

  哎,看我写出来什么狗屁,嘤嘤嘤暴风哭泣中。

  大家看看这个宝贝太太吧。

   @高跟鞋骑士 

万物介可拟人——我家陶笛(1)

一般有人设和故事,有借梗。

@黑羽霞子 致歉

[姓名]

陶笛

[性别]

一般视其特征而定/或视其发明者而定等等

*陶笛一般都是小哥哥

[专业]

音乐

[背景]

一般都生活在平行世界(纯唯心世界),现实世界有相当多的化身。

[外貌]

(AC款)

有非常深邃的黑眼睛(指洞呈黑色),面容有一种相当儒雅的感觉,书卷气很浓。应该是中国人,喜欢穿秦汉时的士大夫阶级的长袍(古时只有贵族才有时间玩这种乐器),会用带玉坠的丝绸束起长长的黑发(陶笛一般有防滑的长绳)。衣服不少,但最喜欢白色的。(我的陶笛就是这个颜色)

[性格]

待人和善,非常细心,大家都很喜欢他。(AC版声调平缓优雅)不太喜欢水,有轻微洁癖,有一点宅。(乐器保养常识)

[日常小故事]

1.兄弟姐妹一大堆,但他很会哄孩子。不像弟弟AG那么暴躁好动(AG声音很尖),但是他们的关系是最好的。在大多数AC追着帮他收拾的时候AG都会粘着哥哥撒娇,说一些我最喜欢你啦之类的话。尽管AC会假装无动于衷,但是他听见这些话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死傲娇+弟控)

2.埙是他此生唯一一个知己(成型年份相近),虽然埙沉默寡言,但是善于倾听。两个人最喜欢一起边唱《诗经》边谈家长里短,AC特别开心的时候还会叫上孔子和老子讨论,据汉武帝说那场面非常震撼。(但是汉武帝是偷窥的)

3.AG吐槽过他们家族人多这件事"我们爸是打桩机,妈是母猪吗?"然后AC说了一句"我们……好像没妈。"

  AG发誓他这辈子都没这么想掐死哥哥过,并且表示他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发现AC这么会怼。(陶笛家族种类奇多且各有特色,你这辈子都不一定能吹遍那种)


未完待续

 

[GGAD] 海鸥与蝙蝠 (ABO) 「2」

  哦,不。

  当阿不思仅仅隔了一天又去探望盖勒特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想看见这个场景。

  阿不福思被盖勒特用蝙蝠之索捆的紧紧的,愤怒的二王子只能眼睁睁看着盖勒特温和的给安娜讲故事……

嗯,安娜和盖勒特都很高兴。

啊,阿不思和阿不福思已经气炸了呢。

  "阿不思!我们的大、王、子!我、可以请问、这个恶魔、为什么、在你的花园里、吗?!"

"阿不福思,别生气。他受伤了,他不想掉在这里的,等他伤好了他就走,好吗?"

  "你忘了安娜的翅膀了吗?你是不是大王子?"

"相信我,就几周。帮我保命,可以吗?"

"安娜如果有事,你等着!"

终于平息了阿不福思的怒火,阿不思就听见盖勒特讲故事的声音戛然而止。

"翅膀?什么翅膀?"

"关你什么事?你以为你是谁啊?"

"阿不福思,礼貌点,这是盖勒特,恶魔国大王子。"

"安娜的翅膀不关他事,而且——恶魔国大王子,怎么会受伤?又怎么会从天上掉下来?还掉在这里?阿不思,你怎么能相信他?"

  闻言,阿不思突然愣住了。是啊,他怎么没想过这些?当他转过头,逼自己直视盖勒特的眼睛时,他看见盖勒特眼泪有无奈和了然,甚至是悲伤。

他突然就相信,盖勒特就算有故事,也是一个无害的童话故事。

  他还是问出了口。

  "盖勒特,我们都应该彼此解释解释了。我看你很眼熟,我们,很可能不是第一次见面,对吗?"

盖勒特的嘴唇蠕动了一下,不知为何,他的眼里瞬间又闪朔出熠熠的光彩来。

"对,我的阿尔。"

**********
我的天我没有脑洞和状态和文笔了我是个什么垃圾玩意艹我的天啊哪个太太救救我我的咕友怎么全都那么优秀系列……(无限自卑)

看看这两个神仙吧

@高跟鞋骑士
@Flona

呜呜呜不想说话
 

[GGAD] 海鸥与蝙蝠 (ABO)「1」

 

  HE!ooc!很沙雕!绝对甜齁!童话向!

  “你要知道,好故事总是值得人们为之添彩。”*

  现在,让我们看看,我们是否仍记得当初那光阴之前的少年们的故事。

  尽管阿不思知道童话之界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但他很明显并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实——一个(一只?)Alpha恶魔,受了伤的那种,地位好像还比较显赫的那种,神智不清了的那种,掉在了他的花园里。

  天使国的Omega大王子的私人花园的小树林里。

  “帮我,救命。”这是那个恶魔昏迷前的唯一一句话。

  阿不思认命似的偷偷设下防护结界,拿来了医疗包给他包扎,并放下一份美味的食物(柠檬雪宝和蜂蜜蛋糕及黄油啤酒)。在他忙完一切以后,阿不思终于有时间仔细端详这个恶魔的面容。

  俊俏张狂,桀骜不羁。阿不思不想承认他已经对他有好感了。

  当阿不思逍遥的过了三天以后,他终于想起他的恶魔了。阿不思走向花园,祈祷恶魔未被发现。

  他醒了。

  自称盖勒特的少年有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睛和一个聪颖的大脑,以及Alpha的骄傲和恶魔的狡黠。

  这就是他们的开始,无尽岁月里平凡但余韵悠长,而且颇为瑰丽的几天。

  像从前,像现在,像未来。

*《霍比特人1意外之旅》里甘道夫鼓励比尔博的一句话。

记梗/脑洞

1.GGAD的童话故事、长篇、天使和恶魔的联姻

2.万物皆可拟人

3.记梦

4.麻瓜和巫师融合了,GGAD领导的

5.人生的思考

6.各种cp短篇



侵删侵盗,违权必咎。


有没有一起咕的鸽子哇?


GGAD之邓布利多的羊毛袜(疯狂两月间)(接龙)

  @高跟鞋骑士

  “对于死亡圣器,你知道什么?”盖勒特盯着阿不思问到。

  “哦,这是个童话啊,盖勒特。”阿不思回答到,低头避开了盖勒特的眼睛。

“阿尔,你知道的。它们存在,我们或许可以战胜死亡。”盖勒特紧追不舍的盯着他的眼睛。

  “阿不思,你给我出来!过来哄安娜睡觉!我不会讲故事!”阿不思的话被阿不福思声如洪钟的怒吼盖过了。

  “抱歉,盖尔,我过去了。”阿不思跟着阿不福思走向安娜的卧室,阿不福思絮絮叨叨的吐槽着他的哥哥和哥哥的密友,直到安娜睡着了都没停下。不过,在他哥哥给了他羊毛袜的时候他愤然接过回卧室去了。

 

  阿不思回到卧室,发现盖勒特走了,也带走了他的羊毛袜。他在房中央用魔法字体写着“亲爱的阿尔,圣诞快乐。”阿不思笑了笑,走向床铺,准备睡个好觉。

GGAD之阿不思的圣诞羊毛袜(疯狂两月间)

@高跟鞋骑士  @Flona  接龙接好了

  英国的冬日,大雪纷纷扬扬,银装素裹的大地颇为美丽。

 圣诞节·戈德里克山谷

  阿不思今天起了个大早,特地从山谷里搬了一颗圣诞树回家。然后默默钻进厨房,准备一家的早饭。窸窸窣窣的声音清晰可闻,看来阿不福思和安娜已经起床了,阿不思心想。

  盖勒特叩响了门铃,迎接他的却是意料之外的——阿不福思的一张臭脸,显然带着未消的睡意……又或许是,起床气?倒是后面的安娜带着好奇、欣喜和期待看着他。在盖勒特步入房子后,一眼就看见了高大的圣诞树。

  圣诞快乐,致我亲爱的盖尔

  不过,后面的字上显然施了魔法,安娜和阿不福思都看不见。不然,盖勒特应该早就能听见山羊小子的怒吼震彻山谷了。

  阿不思从厨房出来时,毫不意外的看见盖勒特和阿不福思隔着餐桌怒视彼此,他甚至已经看见了盖勒特放在魔杖上的手逐渐握紧。

  “好啦,吃饭啦,圣诞节不要吵架了。”阿不思一边劝着他们,一边把餐盘放在桌上。“我的梅林啊,阿不思你到底放了多少蜂蜜!?”阿不福思大叫起来。“五勺啊。”阿不思直视着阿不福思的眼睛,他看见了他的无可奈何。“哦天哪,有那个正常人吃饭放蜂蜜,五勺!” “你们先吃完这顿,我下次少放点。”阿不思显然希望能缓解冲突。

  “天哪,阿不思。你可真是个‘天才’啊!”阿不福思坐下来,开始吃他圣诞节的早餐。

对角巷
  “那个山羊小子,他再那么说话我就教训他。” “盖尔,不要这样,他是我弟弟。”盖勒特显然怀着一肚子对阿不福思的不满,在幻影移形到对角巷后和邓布利多愤愤不平的吐槽。事实上,阿不福思坚持要在家照顾阿莉安娜和他的山羊。所以只有格林德沃陪阿不思来对角巷买羊毛袜。

  在售货员热情的推荐下,邓布利多买了一双会加热的米黄羊毛袜和一双金色飞贼样的墨黑羊毛袜。顺道买了盖勒特、安娜和阿不福思的,虽然阿不福思不一定会喜欢,但盖勒特和安娜一定会喜欢的。

三把扫帚酒吧

  喝着烈火威士忌的阿不思,看向只能要一杯黄油啤酒的盖勒特,不禁笑出了声。盖勒特端着黄油啤酒坐在他旁边后,阿不思忽然转头笑莹莹的看向他。“怎么了?”盖勒特出声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样的生活很美好。”

阿不思回答着又把视线投向远方。 “是啊,以后它或许也会是辉煌的。”

 

  夕阳下,两人的身影格外颀长。少年们走在对角巷里,此时的时光显得格外美好,或许,这就是青春无悔的样子。

(唉,阿尔真的好喜欢羊毛制品。我也是)